【卡金】Disease

微all金,私心all金tag
是个坑,医生卡x病人金
半夜开坑。
什么时候填坑……在这条下面留言吧想看我填哪一个坑,没人我就继续浪随便写些什么不填坑的


我叫卡米尔,是一个医生。

我很讨厌小孩子,那种闹腾的熊孩子十分让人厌烦。

但是我现在却被配发去看一个据说很有活力的小孩子的病,而且我将代替他的主治医生。

--这真是糟透了。





“你好!你就是我的新主治医生吧。我叫金。”

那孩子带着灿烂的笑容向我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卡米尔,你的新主治医生。”

我皱了皱眉,握住了他苍白的手。

果真是个有活力的孩子呢……

“以后就是你来看我的病啦!”他笑嘻嘻的说,“请多指教,卡米尔。”

“请多指教。嗯……我先收拾一下东西,回见。”我礼貌性的回了他一句,并且找了一个随意的借口回到了我的房间。

他似乎并没有看出我对他的冷淡态度,依旧带着笑容向我挥了挥手,示意再见。

……小孩子似乎,也并不怎么讨厌。




“他得了什么病?”我向他那位之前的主治医生询问。

“目前并没有命名,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疾病。”那位医生说,“之前虽然有过病例,但得过这种病的人,无外乎都死了。并不知道病因,无法根治。最后的症状是所有器官衰竭。”

我又一次皱了皱眉,“可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的症状。”

我看见他顿了一下正在写字的手。

“他在忍耐。这种病很痛苦。我曾看到过晚上时他痛苦的样子,还有之前那些病人们犯病时的样子。那样子……痛苦的仿佛正在被施以极刑。”

“好好对那孩子吧,在他所剩不多的时间里。”他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家里有事我肯定会照顾他到最后的。毕竟这医院里其他人对待他的态度就是一只小白鼠。希望你能够好好对待他。”

我感到我的心似乎颤了颤。

垂下眸子,我答应了这个慈祥的,有医德的老人,“我会的。”

“嗯,我相信你。”他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这个小伙子看起来就有医德。”

“我被派发来当他的主治医生。我需要做的是什么呢?”我没有回答他的话,问起来我来找她的主要目的。

“其实没有什么。我之前跟你说过,他这种病找不到病因。总之,在我照顾他的时候已经放弃了各种医疗措施。因为这可能有些痛苦。而我因此也遭到了一些医院里研究病症的专家的排挤。你要是想给他治好病,你可以尝试一下做一些检查。但这不一定有用。所以我最推荐你的,还是在上班期间好好的照顾他,像个保姆一样就行了,不用管这么多。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这种病不会传染。”他一气子把这些话都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了。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我问他。

“没什么啦,就这样吧。”他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间办公室,“小伙子,再见喽。”

“再见。”




收拾好了所有东西,我也该下班了。

我向着小区门口的那家甜品店走去。那家甜品店的蛋糕味道最正,我很喜欢。

“两块儿巧克力慕斯。”习惯性的要了两份儿蛋糕。我坐在店里的凳子上,无聊的等着。

“嗯……两份草莓蛋糕吧!”

有些熟悉的声音钻进了我的耳朵。我向着柜台那边望去。

[等等……那是金?!]

我的瞳孔因为惊讶而缩了缩,眼神又向金旁边的男人飘去。

[大哥?!]

靠在柜台旁边的那个男人叫雷狮,是我的大哥。我有些不敢置信--金是我今天刚认识的病人,而大哥一直和我们一起住在一个房子里。他们怎么可能会认识?!

而且金不是不能从医院里跑出来吗?他是怎么出来的?!

然后我就看见了一件非常毁灭我的三观的事情。

一向有些地痞样的大哥竟然宠溺的揉了揉金的头发。并且帮金把他的蛋糕钱给付了。

……我此刻只想问一声:什么情况?!

我忍不住走上前去,和金还有大哥打了声充满惊讶意味的招呼。

大哥向我回了一个笑容,“卡米儿你也在这儿啊。我在陪这小子在这儿买蛋糕呢。怎么,你和他认识?”

金首先点了点头,“是啊,雷狮。我和卡米尔认识。”

我也附和的点了点头,“是的,我和这小子认识。大哥,你是怎么跟他认识的?”

“我下午去医院找你来着,结果发现了这小鬼。他挺有趣儿的,我就带他出来玩儿了玩儿。”大哥回答道,他摆了摆手,做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我很懂他,知道这就是他发现有趣的事物时候的样子。

我瞟了一眼金,他作出了一副央求的样子。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透露出他是我的病人的这个消息给大哥。

……这小子有没有点自己是病人,而且是偷跑出来的自觉啊……

评论(7)
热度(137)

© 喻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