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金主瑞金】gay瑞寻死记之垂绿湖中惊坐起

-群里接龙,毒性大发

-ooc有


【佟安】


格瑞发现自己用被发胶熏陶过的白毛戳死金后,自责,伤心,决定用他的烈斩了结自己。可是他不能。

因为。

他的烈斩有四十米。

可他手不够长。


【笙墨】


早知道就不把烈斩折腾的这么长了。

格瑞只好去找雷狮。

“雷狮,锤爆我的头。”

“本大爷求之不得”

一锤子下去。

传来武器的碎裂声。

他那被八瓶发胶滋润过的白发,把雷狮的锤子。

戳。碎。了。


【墨崎】


他眼中仿佛见到金在笑。

可是是自己亲手戳死了金啊。

想起来还有些好笑。

什么都弄不断是吧,我去洗头。


【佟安】


“参赛者格瑞,积分余零。”

水声停了。

格瑞抬头看了看半湿的头发。

为什么偏偏是那撮戳死金的头发没洗到。

去抢劫吧。格瑞想。


【笙墨】


格瑞顶着头顶那一撮戳死金的秀丽白毛,走进了甜品店。

角落里坐着卡米尔。

他走上前去,打翻了丹尼尔准备下口的提拉米苏。

“卡米尔,杀了我。”

格瑞表示这很刺激。


【墨崎】


“我的手沾了血吃甜品不好吃了,滚。”卡米尔看着格瑞。

“没事我给你……”

“你都没有积分了别跟我说话啊”卡米尔藐视到。

我去跳楼,好伐。


【常青】

格瑞跑到寒冰湖边,“如果这样的话,我定能摆脱这烦人的发胶了。”

他拿下发带,跳进了寒冰湖里。

 格瑞被冻死了,故事完。


【清歌】


在寒冰湖中的格瑞瑟瑟发抖抖得像个筛子,冻得脸色就像他的刀一样深绿浅绿荧光绿的,在寒冰湖里就像一只发光的芦荟。

“格瑞!”

哦,他似乎听见了金的呼喊。据说死前都会听见生前最美好的声音,我马上就要死了啊。

“格瑞!格瑞!你的头怎么啦?像颗绿色的星星一样?”

格瑞试探似的睁开眼,结果发现他在病房里,金就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的还在说着他的脸怎么怎么样。

实不相瞒,他醒来之后的第一个反应:金没事啊。

第二个反应:我没死啊。

第三个反应:什么?什么绿的?


【佟安】


格瑞扯了把头发,在手上看了些许绿油油的发丝。

“哇格瑞你手上长草啦!”

“金,扶我出去。”

“啊?去哪儿?”

“找审判长。”

格瑞站在丹尼尔面前,把烈斩丢给他。

“烈斩会褪色?”

丹尼尔瞅了瞅格瑞的头发,忍住笑意。

“因为我喜欢有星星的参赛者,可你没有。”


END


欢迎加入金右分子神经病院淦金协会!

群号:617465390


参与成员:

佟安: @佟安应该怎么young 

墨崎:@桃花烟雨玉佳人。

笙墨: @姜腌笙墨鱼_我只会白嫖 

常青: @BaSO4 

清歌:我




评论(16)
热度(156)

© 喻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