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巡组/安法】liquescimus

“说不定你在月亮上会融化呢,融化了变成一摊液体,后来又变回去,变成那个安特库。到时候你在月亮上肯定会寂寞的很。那我给你唱歌吧!说不定你剩下的部分变回来之后还能通过这节留下来的手臂听见这边的声音……”法斯突然闭嘴,意识到这终究是个幻想罢了,这么离奇的事件不可能发生在这么既科学又不科学的世界里。他张了张嘴,声音没有发出来。

他又蹲下,蹲到了放安特库留下的那节手臂的木头盆子下的桌子的脚那儿,脑子里从安特库去了月亮上之后冒出来的那段旋律和歌词一直在脑海中回荡,让他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就是想现在唱出来的欲望。他深呼吸,拍拍脸,声音不再像刚刚那样带着低沉,像是恢复了从前那样的活力。“算了算了,不管你听不听得到,我现在就是想唱!你要是能听见的话,一定要好好听着啊!”

『君の微笑みも / 不论是你的笑容,
欠片も / 你的碎片,
優しい声も / 还是你温柔的声音,
月に消えた / 都消失在了月亮上。
……
冬が終わる。/冬天结束了。』

唱罢他突然就消了音,他感觉自己的眼睛那里有些液体流了出来,并且无法抑制。他也不去抑制了,放任它流,让它狠狠地一次流个够。
——这大概就是那个名为流泪的古代生物缺陷吧,他想,金刚老师跟他说了。

“金刚老师说你有可能回来——在那个浴盆一样的东西里再凝固。但我不知道那还是不是你了。”法斯的脸上带着合金划过的金色痕迹,他没有流泪了,继续和安特库说着话。“但我觉得那应该还是你,安特库,你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宝石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紫水晶双子……不对,他们也是独一无二的。”

他又不知道说了多长时间的话,他觉着自己的嗓子有些累了。他的脸被自己闷在了大腿上,双手环绕住自己的小腿。如果有人看见的话,一定会以为他是睡着了。

但他自己才知道,他虽然把脸闷在了腿上,但他并没有睡。他在想有关安特库的事情,想他了解的所有关于安特库琪赛特的事情。——他是南极石,他的制服与众不同,他存在的时间也与众不同,他的体质也与众不同;他很强大,他比他硬度还小,但他可以几步加上一刀破掉很大的一块儿浮冰;他比他大了很多岁;他……

“该睡觉了,法斯。”金刚老师敲了敲墙壁,提醒法斯,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我知道了。”法斯的声音小的可怜,也许是因为他还是没有把头抬起来导致声波没有传散开。

等到金刚老师走出了这个屋子,法斯才有了动作。他把头闷得更深了些,仿佛要把自己变成一只乌龟。又闷了一会儿,他才出了声。闷闷的声音比刚刚回答金刚老师的声音还要更低。

“……安特库……”

“我想你了。”

可惜那个宝石,永远也听不到了。

评论
热度(44)

© 喻清歌 | Powered by LOFTER